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香港挂牌图 >
香港挂牌图
原创|零零后看金庸(高中生精选“金学”6篇)
时间: 2019-06-12

  听到金庸先生辞世的消息,我先看了六神磊磊的文章,想知道这个靠金庸吃饭的人怎么说。结果看到他说,不禁泪流满面。然后陆续看到很多纪念先生的文章,挑选几篇好的印发给学生,一起纪念金庸先生。

  发材料时,我问学生对金庸了解多少,仝效铭读过金庸所有的作品,还有几位同学读过,有几位看过电视剧,剩下的只知道金庸大名,个别人甚至不知道金庸是谁。我想,对于零零后来说,金庸可能确实有点远了。

  想起我的高中时代,金庸都是藏在桌洞里读的。上个世纪90年代的学生读金庸,大约相当于现在的孩子读玄幻小说,是上不得台面的。或者像我的学生陈瑀所说“武侠与言情同罪”。

  我们的小说来源是学校对面的“小小天堂”书亭,租金按天计算,为了节省费用,看完的书租期未到便舍不得还,转借给同学以实现它的最大价值。一次周末,同学的《射雕英雄传》还有半天租期,我便借来看,尽管以前已经读过。当我在宿舍里津津有味地看黄蓉和“渔樵耕读”斗智斗勇时,我妈来学校看我了。妈看看我手里的书,淡淡的问了句“看闲书呢”,我顿时面红耳赤,无地自容。

  我只是众多金庸迷之一,班级读金庸最疯狂的一个同学叫刘智慧,我记忆中他总是穿校服(那时校服并不是必穿的,只有诸如运动会之类才会要求同学穿校服),而且白色的部分总被他穿成深灰色,他大部分时间都埋首在武侠小说里,有一天停电,我们已经吃完晚饭回到教室,天渐渐暗下来了,他大概实在看不清字,才抬起头,缓缓说道“都放学了”。

  师范学校毕业当了教师,一次关工委组织作文竞赛,主题好像是爱国,每个班级只有一个参赛名额,我的一个学生写了“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我几乎拍案叫绝,信心百倍得为他投稿,以为他会毫无悬念地取得好成绩。结果连个优秀奖都没拿到,关工委的一位老干部在发奖时说“有些同学竟然写的是武侠小说里看来的东西,老师也不负责任,没有筛选。”

  我一直觉得这句看似不经意的话深深伤害了我,我看过那次的获奖作品,窃以为都不如我的学生那篇好。于是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甚至到偏执的程度。若干年后,关工委组织女儿的小学画展,我对孩子说,你不用参加了,你的想法那么稀奇古怪,那些老爷爷看不懂。

  后来,金庸的小说选入《语文读本》,我激动了好久。觉得教材编写者终于不那么刻板了。

  如今,先生去了,我带学生们撰文纪念,本来是不抱很大希望的,没想到孩子们写得那么好。陆秀妍说“金庸是我和爸爸阅读经历的唯一交集。”马丫说“金庸的离去是一个时代的终结,可这何尝不是另一个时代的开始?金老先生,这一世,您的江湖由我等后生来闯,来世,定给您一个充满正义的真天堂。”卢凯说“你未读懂的人心我来读,你未看破的尘世我来破,你未明了的人性我来明,你未唤醒的良知,我来醒。”

  小时候我很喜欢看金庸。不知我爸在哪听说“读书可以让孩子聪明”,还说读什么都好,只要喜欢读就可以。于是我家多了一套金庸,我随手抽出了本《天龙八部》,就算是开始了我的读小说历程。

  尽管每本都读上过几遍,可那是在小学的六年里,那时只是关注紧张刺激的故事情节,所以现在剩下的记忆也只有那么一点格外令人难忘的情节。今天,读完许多的悼亡文章,生出一个想法,把金庸再读一通。

  金庸先生之伟大,我认为在于他用一种大多数人做认为极低端的形式——武侠小说——做到了极高端的成就。不少人认为托尔斯泰、马尔克斯之流才属一流,金庸与他们相比,实属下乘。但金庸用了一种下乘的方式塑造了一个个无比生动的人物和一个真实完整的武侠江湖。而且,他在书中所讽刺的社会的腐败、人心的阴暗,如今又有几人能做到。最重要的是他影响了全中国乃至全世界十几亿人。即便是没有读过金庸的人,也会知道黄蓉和郭靖,也会理解他们的为人,也会听懂华山论剑,也会知道杨过是个断臂的与姑姑相爱的少年。

  金庸封笔三十年时,我出生。我不是他的粉丝,没看过他的小说,更不了解他的生平。现在,金庸辞世,我亦没有多少难过可言,只是对于这样一个传奇人物的离去感到惋惜。但是现在,在了解了金庸的侠气之后,我却感到十分遗憾,遗憾我不曾是他的读者,不曾见过他那柔和、敦厚悲悯的国字脸。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是金庸小说一个灵魂性的思想,我不知道他书中的人物到底是怎样,但在他身上,我确确实实看到了那一股“侠气”。他作文讥讽在学校作戚作福、辱骂学生的教导主任,被迫转学;他质问学校领导,为受学生殴打欺凌的学生伸张正义,终被开除;他创办《明报》,普及民主,他写以《烧不灭的声音》,写《敬悼林彬先生》。他以笔作武器,在在自己的小说中注入了满满的侠气,他将自己的侠气渡给了小说中的英雄,再让英雄渡给那广大读者。

  查良镛先生一直都是冷静而清醒的,他想做一名侠客,于是立志成为一名在维护国家尊严上发挥作用”的外交官,他清醒地知道自己要什么,清醒地知道如何去做。他考入重庆中央政治大学外文系,每次考试都是第一名。他如此清醒,所以最后也清醒地选择了自由,放弃了外交官梦。他的清醒也让人心疼人。他的父亲被误杀,他清醒地写:“但他没有痛恨杀了他爸爸的军队。因为处死的地主有上千上万,这是翻天覆地的大变”。他清醒地说,“人入黄泉不能复生,算了吧!”

  阿朱就是阿朱,四海列国,千秋万代就只有一个阿朱”,深情如此的乔峰感动了无数的读者,而正如金庸笔下的乔峰一般,对夏梦爱慕一生的查良镛先生也令我感动。他为夏梦去到长城工作,为她独家制作了电影《绝代佳人》。夏梦无意于他,他便离开长城,他不要给她带来困扰,他走了,他的心却没走;夏梦走了,她的影子却出现在了小龙女、黄蓉身上。

  “大闹一场,悄然离去”。以才华立世,以行星之光芒耀于苍穹的金庸先生与世长辞,令多少人怅然神伤。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活着时,他的小说,家喻户晓,可他自己却是爱而不得,求而不得,多少悲欢,只当寻常;死去是,求得与女神同日,也许他在闭眼前是在想着,真好。

  江湖不仅有笑傲的豪迈,还有眼泪的寒冷,金庸先生遇到他的女神夏梦时双方都已有家室,“大侠”于尘世中望穿秋水,伸手怕犯错,缩手怕错过,却终究是可望而不可即。两人相遇相知,却不能相爱,夏梦的回答或许曾给过他些许安慰与希冀,“今生今世难偿此愿,也许来生来世还有机会”,那个绝世出尘的女子,拒绝的话语也是分外动听。

  生命中的那些痛彻心扉终将沉淀,苦痛中不会有幸福绽放,所有的失去或不曾拥有的美好,未曾随风落地,却在不期然中成就了谁的幻想。

  金庸先生因“梦”入长城,为夏梦量身定做了《绝代佳人》、《兰花花》等剧本,《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中那些冰肌玉骨,绝世纯良的女子,身上都有夏梦的影子。移民去了加拿大的夏梦,仍让金庸失魂落魄,《夏梦的春梦》,永远的祝福。“阿朱就是阿朱,四海列国,千秋万载,就只有一个阿朱。”

  金庸对夏梦的痴情,不知曾感动多少人。长情亦多情,深情亦薄情。他饱受诟病的三段婚姻,不知打碎了多少人对爱情的幻想。

  他对夏梦的爱,就像徐志摩对林徽因的爱,虽是挚爱,却未必要唯一,远不及金岳霖的爱,隐忍而深沉,为了心中的那个她终生未娶,在她死后仍默默惦念,聚集好友悼念。

  金庸先生悲悯世人,却未曾悲悯自己,一直活在爱而不得的阴影中,也未曾悲悯他的三任妻子,致使他们空得到人,却不到得不到爱,“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讲句实在话,我并没有读过金庸先生的作品,我对金庸武侠小说的印象还停留在陈晓与陈妍希的那版小龙女上。但即便是孤陋寡闻如我,也知道金庸为无数文人墨客缔造了怎样一个理想与现实交织的满载希望的世界。虽未读过《射雕英雄传》,但我大抵了解郭靖与黄蓉之间荡气回肠的爱情;虽未曾领略《笑傲江湖》中的坦荡,但我也曾听过令孤冲的鼎鼎大名。我不是武侠迷,但也真真切切地同那些书迷一样,向往着那个为江湖义气所肃清的世界。

  我一直都觉得,这十五部满是江湖侠义的小说,是金庸先生给自己创造的世界。在这个不被凡夫俗子打扰的世界里,没有现实生活中的俗务,也没有那些冠冕堂皇的中“大人物”,多的是金庸那个时代里,鲜有的率性自然。拿起笔的金庸,不必因为父亲的离开忍辱负重,因为怕得罪哪个位高权重的官儿而胆战心惊,与我们真实所处的这个世界相比,传说中的江湖才是人类的天堂,它不是幻想出的乌托邦,而是真正由一些有血有肉的人所组成的世外桃源。

  与那些只会说大话的空想理论者相比,金庸才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他给那个时代里压抑着的人们注入了新的生命力,给醉生梦死的人心解了渴。我想金庸一定把心中所有的美好向往都倾注进了作品里,因此才会有既有豪情壮志,又有人间百态的江湖。细想我们所处的时代又何尝不是个江湖?唯有潜心修炼方能成为人上人。我们不应被死板的爱国教育束缚了头脑,而应如郭靖那句“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给自己的江湖下个定义,只要心存豪情壮志,这天地四方皆为江湖。

  这是我认为对《笑傲江湖》最好的解读,也是对金庸所有小说最好的解读。很小的时候我便听过《沧海一声笑》,那时年纪尚小,只觉得旋律好听,好像一闭上眼睛,脑海中便自然而然浮现出一个穿着粗布衣服,腰间别着酒壶的绝世高人来。直到长大一点听懂歌词后才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意境:江山笑,烟雨遥,涛浪淘尽,红尘俗世知多少。我没读过原著,因此不能把“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体会得淋漓尽致,但我能感受到滔滔两岸潮中的超脱与坦然。世人聪明反被聪明误,名利场上风浪起,赢到头来却是输。人就是江湖,生活就是对手。我想,当一个人不再执着于在自己的江湖掀起血雨腥风,而是将一切都放下,只去听那沧海一声笑时,便是他成为绝世高手之时。不再执着于找一本武功秘籍,而是潜下心来修炼不起眼的基本功,只要平凡,或许也是江湖的另一种含义罢?

  世上最宝贵之物,乃是两心相悦的真正情爱,绝非价值连城的宝藏。爱情,是江湖中一颗人人景仰的明珠。金庸既不像琼瑶那样过分夸大爱情的美好,也不在骨子里鄙视爱情懦弱的一面,他从不用那些腻死人的句子来描写爱情,他笔下的每一对侠侣均有一种令人难以忘怀的沉痛。世人皆在感叹他与夏梦今生未尽的缘分,但我却在敬佩他敢于放弃追逐这一份爱情时的责任心。他不似徐志摩那般风流倜傥,追求不到林徽因,就爱上了陆小曼,又为了陆小曼放弃整个世界,而是意识到这不只是两个人的故事,更是两个家庭的破碎。因此他写下的爱情故事才那么真实,不完美,但走心,连我也不免向往,是否会有像郭靖一样的英雄来到我的身旁。金庸是凡人,可他的人生不凡,他的江湖不朽。

  我还没来得及在那洒脱的江湖上游历一番,江湖的缔造者便去找杨过切磋武艺了。大家都说,金庸的离去是一个时代的终结,可这何尝不是另一个时代的开始?金老先生,这一世,您的江湖由我等后生来闯,来世定给您一个充满正义的真天堂。我没有生花妙笔,但此刻我想表达的是最崇高的敬意。

  只听杨过朗声说道:“今番良晤,豪兴不浅。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后袍袖一拂,携着小龙女之手,与神雕并肩下山。

  2018年10月29日,著名主持人李咏先生猝然离世,让很多人不胜唏嘘,由于是上课期间,我没能读到报道李咏去世的整条新闻,我是从父母口中得知的,在感叹现在的人身体虚弱,不能遭受癌症打击的一天之后,我了解到了另一个震惊不已的新闻:金庸先生,一代“武侠宗师”在10月30日去世,享年94岁。

  父亲低着头,小声嘀咕着,眼圈微微泛红。父亲是一个很坚强的人,这是我第二次看到他有悲痛的感情,第一次是在爷爷的葬礼上。我可能永远无法切身体会父亲的心情,但我知道金庸先生创造的武侠世界。曾陪伴过无数人青春的武使世界在一霎时失去了光彩。金庸在父亲心里的地位,绝不亚于现在的任何一个男团、女团在我们心中的地位。

  第一次听说金庸还是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小时候的我很淘气,喜欢与小伙伴“打打杀杀”,用一些木棍树枝。我喜欢《三国演义》,向往着刘关张三兄弟真实的友谊,我知道单田芳的《七侠五义》,经常在睡觉前还回味着“白眉大侠”锄奸去恶的豪义场景。但是,我不喜欢金庸。甚至只是略有耳闻。直到我被同学的降龙十八掌击中了胸口,受到了同学的嘲笑:“你连降龙十八掌都不知道是什么吗?”于是,我跑回了家,满脸不服输的样子告诉父亲事情的经过,并问到:“爸,谁创造了降龙十八掌啊?我要拜他为师!“爸爸笑了,摸着我的头“是查良镛先生,是他开辟了一个武侠世界。”“就是那个国字脸,一脸宽厚的先生吗?他不像是侠义人士啊?”我想起家里一本书的封皮上金庸先生的照片。

  我始终没有理解父亲那次意味深长的摇头。但我确实在成长。我知道了凡事不能太讲义气,否则受伤的只能是自己;我知道义薄云天的关羽纵有一身本领,也终敌不过东吴吕蒙的坚锐水军;我知道一生恪守忠诚的张飞,纵有喝退曹军的本领,但战胜不了扭曲的人心;我知道酷爱侠义的以怪著名的评书艺术家单田芳难敌岁月,也会一天天变老,死亡,我知道了如何做人,知道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成长让我们收获了很多很多,但骨子里最纯净的东西却一点点丢失。

  我看到父亲笑了,是因为我在这个暑假终于决定拿起金庸的书,走进他的世界。读完《射雕英雄传》的第一章,我便被他精湛的笔法所吸引,他书里反映出的浓厚的传统文化气息漂浮在我呼吸的空气里。合上书本,我甚至会冥想:有没有可能天资不聪颖的我也会有一身的绝世武功,有个知我爱我的黄蓉。我能不能站在襄阳城头,用尽全力保护人民,保护国家的土地?我有没有胆量深入虎狼之师,对那个会弯弓射大雕的首领说“杀得多的不一定是好人!“我能不能经历从笨蛋徒弟变为侠义救国的大侠....当我读完《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后,我就知道,我错过了金庸,错过了一个武侠时代。

  但是读完金庸的书,我不再怨恨自己的平凡,因为我知道了武林中的绝技全是为平凡人准备的。

  不知该以一种怎样的口吻来悼念你,我不是你的什么亲眷,甚至连你的书迷粉丝都算不上,我与你素不相识,我不了解你,不懂你。连从别人口中听到的关于你的过去都少之又少。可是,我觉得得我有必要好好地写一下你,算做是替这世人感你,悼你,哀你,思你。或者说替自己,以这一文询问,世上有疾,人心有疾,该不该有个人下笔石破万瘴?如果是。又该以怎样的笔,怎样的文,怎样的心,写出拯救这个时代的文章?又或者怎样呢,才配接过曾经你们那一代人救世的担负与责任,来开创一个属于我们的时代?

  世人喜欢说曾经,我也喜欢,可是很少有人记得起从前。窃以为从前与曾经并不一样,我所以为的从前是比曾经还要远的时光。可那时的话有谁会记得呢?对这个世界最初的美好企盼,最终都因身边的人来人往斗转星移灰飞烟灭,只剩了曾经——从那以后所受到的苦难尚且在脑海中明朗二——那么痛,似手连生命也要随血液与泪水一同逝去。

  你眼中的这个世界,最初又是怎样呢?还未知一切苦痛之时,眼里、脑中未必就是那个浩瀚广博的江湖。那就是从前吧,那时生活还是父亲书房里的书,如若世上终无疮痍,后来的一切便也不会再有了。可那是不能的事,所以从此往事千番一笑过,从此“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我以为人性中,总归是有共同点的,所以我懂你那个终是未成的外交官梦,大概不知是被那位雄辩惊四筵”的纵横捭阖的游说之士引起,我懂你年少意气,讥讽主任,面责领导的一腔热血,我懂你说的“阿朱就是阿朱,四海列国,千秋万载就只有一个阿朱”,就像我喜欢说,“总有一天你会遇到那么一个人,从此众生纷纭看不见,沧海桑田也无所谓”。我懂你搁笔的那一刻,看着“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时此生足矣的感觉,可是,我也只懂这些。我未曾明白过,当你决意创办《明报》时的勇气,未曾明白过把对她对你说“今生今世难偿此愿,也许来生来世还有机会”时你心里的感觉,也不会明白,你的武林中何处藏着你,你离世的前一刻,回首这一生时,究竟做何感想。

  可若是从前,海清河晏;若是从前,查家未倒;若是从前,得与她相依偎……从前若许这种种,你还会是你吗?或许这一切已是无谓,因为从前不许。所以一切成了曾经,所以曾经成了你的江湖,你的的武林,从此前无人,后无来者,因为你写的,是你自己。

  呜呼,身为后人,又怎能不惜呢?或许我该与你同生于那个时代。一起济天下匡山河,你梦想着你的天辨,以一己之言护一国之威严,我梦想着我的韬略,万马千军,雄图一指,破军复国,又或是你在你的世界中倚天屠龙,我在的世界中说一不二,可是,让我连见你一面都不曾。

  你我错过,你生于那个时代,风云叱咤,可我处于这个时代中,尚且无所适从,但我总该相信,我并非徒劳生于世,总归有一天。会毕露锋芒。所以啊,你未读懂的人心我来读,你未看破的尘世,我来破,作未明了的人性我来明,你来唤醒的良知,我来唤醒。

  致原创作者:若因第三方原因,无意中侵犯了您原创版权,请联系,马上删除!谢谢!


友情链接:
香港挂牌,香港正版挂牌彩图,香港挂牌图,六合同彩挂牌,香港挂牌完整篇,香港财神挂牌彩图,香港挂牌心水论坛。
277cc生财有道| 四海图库| 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直播| 铁算盘| 898kj.com| 本港台现场开码直播j2|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 管家婆中特网免费公开| 通财心水论坛| 曾道人内幕玄机图库| 089977.com| 香港挂牌宝典|